贾母至死不知谁害了林黛玉:次次出牌压过王夫人,“拖”字误一生

职场故事 阅读(1995)

  贾母至死不知谁害了林黛玉:次次出牌压过王夫人,“拖”字误一生

  林黛玉是贾母的心头肉,怜爱有加。自黛玉进贾府,贾母便把宝黛二人安置一处,一手促成了青梅竹马的恋情。当宝黛的“木石姻缘”自然而然地生根、发芽、抽枝时,半路却杀出个“金玉良缘”。

  以贾母为首、凤姐为骨干力量的“木石姻缘”团,和以王夫人为首、薛姨妈为骨干力量的“金玉良缘”团,暗中展开了不露声色的较量。

  贾母经验丰富、智慧高人,次次出牌压过王夫人,竭尽全力维护林黛玉的利益。

  “金玉良缘”风声放出后,贾母便以为宝钗过“将笄”生日为由,暗示宝钗该婚嫁了。

  dingyue.ws.126.netpASEsEplcW3gfdbsrEa1JLwdIJ=hnVHLb6os04AqBug6S1563807363731compressflag.jpg

  端午节赏礼,王夫人拉来元春这个“大人物”为“金玉良缘”助力。贾母沉稳应对,一边安排宝玉借进宫谢恩辩明情况,一边借清虚观打醮给“金玉良缘”熄风熄火。

  王夫人自以为“金玉良缘”已占上峰,还笑贾母“还是那么高兴”,却不知平安醮俨然成了宝玉的“婚姻宣言”。

  一句“宝玉不该早娶”,便当着众人之面,宣告了“金玉良缘”的子虚乌有。

  贾母经常把宝玉、黛玉放在一起叫“两个玉儿”,甚至公开称二人是“小冤家”,还说“不是冤家不聚头”。

  在古代,“冤家”可是和“夫妻”密切相关的用词。

  她还借“绿纱窗”事件和“王太医换回鲍太医”事件,时时暗示王夫人对黛玉照顾不周。

  dingyue.ws.126.netyK5wEjdmxFPQKrMSSIhJMyAf2zMVI=QsvjxWAGq1ae6Wc1563807363728.jpg

  又是暗中较量,又是明里挑白,贾母招招压过王夫人,几乎把“金玉良缘”拦腰斩断。连贾琏的小厮兴儿都说,宝二奶奶“将来准是林姑娘定了的”。

  但是,智慧老道、活成人精的老太太,为什么不见机把宝黛婚事定了?

  “源易缘”认为,迟迟不定宝黛婚事是贾母在等,等的根源在封建礼教对贾母的束缚。

  因为身处贾府金字塔尖的顶极老太太不是无所不能的。

  第一束缚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深受封建礼教影响,并严格遵从礼教的贾母,也是从“媒妁之言,父母之命”中出来的,她深知宝玉婚姻的决定权在贾政夫妇。

  这也便是贾赦贪财将迎春嫁给中山狼孙绍祖,贾政极力反对,贾母却未出面干涉的原因。

  dingyue.ws.126.netqVABaDA5KtpFLV2P1tm84QNXtDIU74klGIxPlp1eSF20B1563807363731.jpg

  贾母亲自主持薛蝌和刑岫烟的婚事,试尝让薛姨妈帮忙做媒牵线宝黛婚事。这种借力方式差点成功,薛姨妈曾玩笑“把林妹妹说给宝玉,岂不四角俱全”,黛玉还顺势认薛姨妈做了干妈。

  第二束缚是“夫死从子”。贾母是“三从四德”的典范,虽然长者为尊,儿孙辈对她极尽孝顺,她却深知要以儿子为中心,大事由儿子做主,宝玉的婚事当然是大事了。

  从秦可卿的丧事到修建大观园、元春省亲,老太太对哪件事指手画脚了,哪个不是事毕了给她汇报,竣工了邀她观赏。

  在“尊崇”与“服从”之间,老太太的自我定位恰如其分,只有这样她才能让自己的地位更加牢固。

  各种错综复杂,让贾母、王夫人、贾政三人对宝玉的婚事都采取了拖的方法。

  dingyue.ws.126.nethF1E3wB1AEeHRTGvxeNrmqZYADS1lKHhsvmZU7mo8E8KT1563807363731.jpg

  贾母的拖是等,她在等宝钗嫁出去,等“金玉良缘”彻底泡汤,等合适的媒人,等时机和贾政夫妇提宝黛婚事。

  王夫人的拖是较量,压不过贾母,便暗中使劲,以拖来集聚能量,最终以大观园扫黄残害晴雯、剑指黛玉而高潮爆发。

  贾政的拖是避开矛盾,等时机成熟再说。

  父母双亡的黛玉,唯一的指望便是贾母。紫鹃多次劝她趁老太太还明白硬朗,赶紧定了和宝玉的婚事要紧。但是贾母的一拖再拖,却让林黛玉耗尽了身体,哭干了眼泪。

  贾母去世,黛玉也走到了尽头,最后真是应了紫鹃那句话“有老太太一日,好些,一日没了老太太,也只是凭人去欺负罢了。”

  其实,“源易缘”一直不解贾母,为了亲孙子和亲外孙女的幸福,违反一次礼教又何妨?做一次多管闲事的恶婆婆又怎样?但是,如此的贾母跃然纸上,痛快了你我的心,却何来宝黛悲剧,何来黛玉魂归离恨天,宝玉遁入空门?

  悲剧注定是悲剧,一切的布局都为悲剧作准备。

  就此话题,您有哪些看法或高见,欢迎留言互动。

  参与书目:《脂砚斋评石头记》《红楼梦》120回本

  贾母至死不知谁害了林黛玉:次次出牌压过王夫人,“拖”字误一生

  林黛玉是贾母的心头肉,怜爱有加。自黛玉进贾府,贾母便把宝黛二人安置一处,一手促成了青梅竹马的恋情。当宝黛的“木石姻缘”自然而然地生根、发芽、抽枝时,半路却杀出个“金玉良缘”。

  以贾母为首、凤姐为骨干力量的“木石姻缘”团,和以王夫人为首、薛姨妈为骨干力量的“金玉良缘”团,暗中展开了不露声色的较量。

  贾母经验丰富、智慧高人,次次出牌压过王夫人,竭尽全力维护林黛玉的利益。

  “金玉良缘”风声放出后,贾母便以为宝钗过“将笄”生日为由,暗示宝钗该婚嫁了。

  dingyue.ws.126.netpASEsEplcW3gfdbsrEa1JLwdIJ=hnVHLb6os04AqBug6S1563807363731compressflag.jpg

  端午节赏礼,王夫人拉来元春这个“大人物”为“金玉良缘”助力。贾母沉稳应对,一边安排宝玉借进宫谢恩辩明情况,一边借清虚观打醮给“金玉良缘”熄风熄火。

  王夫人自以为“金玉良缘”已占上峰,还笑贾母“还是那么高兴”,却不知平安醮俨然成了宝玉的“婚姻宣言”。

  一句“宝玉不该早娶”,便当着众人之面,宣告了“金玉良缘”的子虚乌有。

  贾母经常把宝玉、黛玉放在一起叫“两个玉儿”,甚至公开称二人是“小冤家”,还说“不是冤家不聚头”。

  在古代,“冤家”可是和“夫妻”密切相关的用词。

  她还借“绿纱窗”事件和“王太医换回鲍太医”事件,时时暗示王夫人对黛玉照顾不周。

  dingyue.ws.126.netyK5wEjdmxFPQKrMSSIhJMyAf2zMVI=QsvjxWAGq1ae6Wc1563807363728.jpg

  又是暗中较量,又是明里挑白,贾母招招压过王夫人,几乎把“金玉良缘”拦腰斩断。连贾琏的小厮兴儿都说,宝二奶奶“将来准是林姑娘定了的”。

  但是,智慧老道、活成人精的老太太,为什么不见机把宝黛婚事定了?

  “源易缘”认为,迟迟不定宝黛婚事是贾母在等,等的根源在封建礼教对贾母的束缚。

  因为身处贾府金字塔尖的顶极老太太不是无所不能的。

  第一束缚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深受封建礼教影响,并严格遵从礼教的贾母,也是从“媒妁之言,父母之命”中出来的,她深知宝玉婚姻的决定权在贾政夫妇。

  这也便是贾赦贪财将迎春嫁给中山狼孙绍祖,贾政极力反对,贾母却未出面干涉的原因。

  dingyue.ws.126.netqVABaDA5KtpFLV2P1tm84QNXtDIU74klGIxPlp1eSF20B1563807363731.jpg

  贾母亲自主持薛蝌和刑岫烟的婚事,试尝让薛姨妈帮忙做媒牵线宝黛婚事。这种借力方式差点成功,薛姨妈曾玩笑“把林妹妹说给宝玉,岂不四角俱全”,黛玉还顺势认薛姨妈做了干妈。

  第二束缚是“夫死从子”。贾母是“三从四德”的典范,虽然长者为尊,儿孙辈对她极尽孝顺,她却深知要以儿子为中心,大事由儿子做主,宝玉的婚事当然是大事了。

  从秦可卿的丧事到修建大观园、元春省亲,老太太对哪件事指手画脚了,哪个不是事毕了给她汇报,竣工了邀她观赏。

  在“尊崇”与“服从”之间,老太太的自我定位恰如其分,只有这样她才能让自己的地位更加牢固。

  各种错综复杂,让贾母、王夫人、贾政三人对宝玉的婚事都采取了拖的方法。

  dingyue.ws.126.nethF1E3wB1AEeHRTGvxeNrmqZYADS1lKHhsvmZU7mo8E8KT1563807363731.jpg

  贾母的拖是等,她在等宝钗嫁出去,等“金玉良缘”彻底泡汤,等合适的媒人,等时机和贾政夫妇提宝黛婚事。

  王夫人的拖是较量,压不过贾母,便暗中使劲,以拖来集聚能量,最终以大观园扫黄残害晴雯、剑指黛玉而高潮爆发。

  贾政的拖是避开矛盾,等时机成熟再说。

  父母双亡的黛玉,唯一的指望便是贾母。紫鹃多次劝她趁老太太还明白硬朗,赶紧定了和宝玉的婚事要紧。但是贾母的一拖再拖,却让林黛玉耗尽了身体,哭干了眼泪。

  贾母去世,黛玉也走到了尽头,最后真是应了紫鹃那句话“有老太太一日,好些,一日没了老太太,也只是凭人去欺负罢了。”

  其实,“源易缘”一直不解贾母,为了亲孙子和亲外孙女的幸福,违反一次礼教又何妨?做一次多管闲事的恶婆婆又怎样?但是,如此的贾母跃然纸上,痛快了你我的心,却何来宝黛悲剧,何来黛玉魂归离恨天,宝玉遁入空门?

  悲剧注定是悲剧,一切的布局都为悲剧作准备。

  就此话题,您有哪些看法或高见,欢迎留言互动。

  参与书目:《脂砚斋评石头记》《红楼梦》120回本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