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女职工“孕期被辞”案续:二审再开庭,被告公司拒调解

职场故事 阅读(1689)

山东女员工“怀孕期间辞职”案件仍在继续:第二次审判重新开庭,被告公司拒绝调解

山东女职工“怀孕期间辞职”案继续进行:第二次审判重新开庭,被告公司拒绝调解

7月30日,山东平度女工李萌(化名)在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第二个三个月被解雇。合议庭主持调解。

例。遵守法律法规。“

李萌的丈夫刘刚(化名)告诉新闻,原告不接受调解,并希望法院判定该公司的解雇是非法的。

据消息,2018年9月,麒麟电子的女性员工李萌在当地的妇幼保健中心检查了她的怀孕情况,并在同月被公司解雇。刘刚说,在得知妻子怀孕后,他将一人从物流室转移到一线工作室。妻子拒绝接受转让并被拒绝进入工厂。

该公司表示,李梦未经书面许可未经书面许可离开公司,并在收到退货通知后未返回公司。此外,李萌和刘刚多次向平度市行政管理部门和其他行政部门报告,违反了公司的管理规定,并予以驳回。

2018年11月8日,平度市劳动仲裁委员会裁定,麒麟电子的单方面解雇决定违反了《劳动合同法》并驳回了李萌的其他仲裁请求。同年12月12日,李萌在平度法院提起诉讼。 2019年3月5日,平度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麒麟电子与李萌的劳资关系符合法律规定。李萌拒绝接受对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上诉。

7月30日至31日,在对原被告进行面谈后,两名被告的消息说明是否存在五个主要争议点,例如李萌是否缺席二审案件,公司是否适当转移,以及解雇是否违反了相关法律。

宋国庆博客|优质互联网电子商务,资源,信息创建平台

重点1:暂时“调整帖子”是否合理?

平度市劳动和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发布的裁决显示,李萌声称自2013年12月以来一直从事该公司的运营和音质检查工作。2018年9月10日,公司负责人得知她是怀孕后,她单方面将她从物流检查室转移到前线,未经她自己同意,并要求从事胶水装配和装配工作的生产。由于不接受工作地点调整,该公司于9月18日禁止她进入公司,并以伪装方式解雇。

7月31日,麒麟电子回应消息称,由于该公司主要客户从中国撤出,2018年9月,该订单被完全终止,李萌最初工作的车间也被关闭。那时,她和其他人一起工作。四人被转移到另一个工作室,公司于9月10日接受了五人的采访。“每个人都同意。”麒麟电子说上述陈述已经证实材料,但案件仍然是二审,不能在此时此刻。

麒麟电子说,李萌拒绝上班,理由是车间有一股刺鼻的气味。此外,麒麟电子还表示,该公司在物流检查室没有任何职位。李梦劳动合同的职务描述是“经营者”。新车间之后,它仍然是一个运营商。没有转移。

对此,刘刚指出,他的妻子原本是在车间,只有李萌被转移到了前线。

7月30日,澎湃新闻试图联系在同一研讨会上与李萌合作的一些前同事,以核实上述情况,但未收到任何答复。

重点2:解雇程序是否合规?

2018年9月26日,李萌收到了麒麟电子发出的终止劳动合同的通知。在9月21日之前,由于她对公司的不满,她已向平度市劳动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

澎湃新闻注意到,除了旷工之外,解雇书还提到李梦和他的妻子“已经采取了一种有意义的方式让微信群体中的公司和公司经理受益,并且经常恶意报告不存在的问题。公司,这种行为严重干扰了正常的生产和经营。“

调解无效后,于2018年11月8日,平度市劳动仲裁委员会裁定麒麟电子的单方面解雇决定违反《劳动合同法》,理由是该公司未提供有效证据证明其单方面终止。在合同签订之前,工会已被告知取消的原因,并已寻求工会的意见。与此同时,该裁决驳回了李萌的其他仲裁请求,包括延续劳动合同。同年12月12日,李萌向平度法院提起劳诉纠纷诉讼。

麒麟电子告诉新闻,在第一次审判时,该公司已向法院提供相关证据,以确认其在解雇前已与工会进行了磋商。对此,刘刚质疑这些证书可能会在公司之后加入。

在2019年3月5日,平度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为麒麟电子与李萌的劳动合同完全合法,程序合法,并在法律上取消。

平度法院认为,在李萌连续完成7天的情况下,2018年9月25日,青岛麒麟电子有限公司向李萌发回了通知,但李萌没有回到岗位在通知要求的期限内。这种行为严重违反了雇主的规章制度。被告对根据劳动合同的规定和公司职工假的管理决定终止劳动合同有相应的依据,被告提交了内部解雇请求,并在起诉书。履行程序义务。

李萌拒绝接受对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上诉。 重点3:怀孕期间是否缺勤?

在7月19日的二审初审中,双方就李萌是否缺席进行了激烈辩论。

麒麟电子认为,李萌连续7天离职。根据公司的规定,他的行为被视为已完成,应自动处理。鉴于李萌的老员工,他被告知在两天内返回公司,据报他没有任何理由退休。收到退货通知后,李萌没有在规定的时间内向公司报到,所以他决定取消与李萌的劳务合同。

李萌说,她于2018年9月18日和2018年在公司工作。警卫没有放开门,并说他们也向警方报案。

麒麟电子表示,李梦的报警记录是“为了不上班而付钱”。麒麟电子表示,已确认李萌已经向警察局发出警报,但警察局当天没有报警,并且没有允许他进门的情况。

8月1日,该消息发送到泰山路派出所派出所核实9月18日的报警电话和其他相关情况后,布线警方表示当天确实收到此报警,并报警。

另外,李萌认为,公司的规章制度没有通知人,也没有组织员工学习,也没有她签署的学习记录,因此不能以规章制度为依据。处理案件。麒麟电子在新闻中说,相关的规章制度已在公告栏和公司的车间墙上公布。

重点4:工作环境对孕妇有害吗?

职位转移是否对李萌的身体有害也是二次关注的焦点问题之一。

李萌在二审的审判中表示,拒绝“调整岗位”是因为新工作有胶水,不利于胎儿的成长。

根据新闻测试报告,平度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和青岛顺昌检测评估有限公司分别于2017年8月10日和2018年9月18日对公司生产车间和公司进行了检查。检查和鉴定,结论是不超过企业的粉尘,噪音和化学成分引起的职业危害。

该消息指出,企业一审提交的评估文件显示,评估机构为青岛中旭检测公司,校长为麒麟电子。一审判决表明,麒麟电子发布了青岛中旭检验检测公司废弃物和噪声检测报告。

李萌指出,检验报告只表明有毒有害物质不超标,并不代表环境无毒无害。

澎湃新闻指出,根据《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禁止女工在工作场所从事铅及其化合物,汞及其化合物,苯,镉,锶,砷,氰化物,氮氧化物,一氧化碳,二硫化碳和氯在怀孕期间。己内酰胺,氯丁二烯,氯乙烯,环氧乙烷,苯胺和甲醛等有毒物质的操作超过了国家职业卫生标准。

重点5:解雇130,000封信件的索赔是否具有实质性影响?

澎湃新闻报道,麒麟电子向李萌发出的解雇合同通知表明,公司于2018年9月28日解雇了李萌,要求李萌确认并赔偿人民币经济损失。但是,此案件并未涉及劳动仲裁阶段和法庭听证会的内容。

麒麟电子总经理李伟告诉澎湃新闻,该通知的内容实际上是由公司向李萌夫妇解释的:其恶意虚假举报,诽谤,违反公司规定等,使公司声名鹊起,经济巨大的损失。李伟说,通知中明确提到他必须前来谈判“确认”,“但从开始到结束,我公司从未提倡过,也没有产生实质性影响。”

但是,在刘刚的看法中,企业提出的13万元索赔的索赔涉及确定解雇通知的索赔。 “首先要确认企业的合同取消是合法的。此声明有效。案件仍处于二审诉讼阶段。最后的结果。“

刘刚告诉新闻,他和他的妻子希望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并确认麒麟电子违反了劳动合同。麒麟电子要求维持一审判决并驳回李梦的上诉。

在7月30日的二审审判后,合议庭主持了双方的调解,双方均表示拒绝。

07: 43

来源:网上的东西

山东女员工“怀孕期间辞职”案件仍在继续:第二次审判重新开庭,被告公司拒绝调解

山东女职工“怀孕期间辞职”案继续进行:第二次审判重新开庭,被告公司拒绝调解

7月30日,山东平度女工李萌(化名)在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第二个三个月被解雇。合议庭主持调解。

例。遵守法律法规。“

李萌的丈夫刘刚(化名)告诉新闻,原告不接受调解,并希望法院判定该公司的解雇是非法的。

据消息,2018年9月,麒麟电子的女性员工李萌在当地的妇幼保健中心检查了她的怀孕情况,并在同月被公司解雇。刘刚说,在得知妻子怀孕后,他将一人从物流室转移到一线工作室。妻子拒绝接受转让并被拒绝进入工厂。

该公司表示,李梦未经书面许可未经书面许可离开公司,并在收到退货通知后未返回公司。此外,李萌和刘刚多次向平度市行政管理部门和其他行政部门报告,违反了公司的管理规定,并予以驳回。

2018年11月8日,平度市劳动仲裁委员会裁定,麒麟电子的单方面解雇决定违反了《劳动合同法》并驳回了李萌的其他仲裁请求。同年12月12日,李萌在平度法院提起诉讼。 2019年3月5日,平度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麒麟电子与李萌的劳资关系符合法律规定。李萌拒绝接受对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上诉。

7月30日至31日,在对原被告进行面谈后,两名被告的消息说明是否存在五个主要争议点,例如李萌是否缺席二审案件,公司是否适当转移,以及解雇是否违反了相关法律。

宋国庆博客|优质互联网电子商务,资源,信息创建平台

重点1:暂时“调整帖子”是否合理?

平度市劳动和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发布的裁决显示,李萌声称自2013年12月以来一直从事该公司的运营和音质检查工作。2018年9月10日,公司负责人得知她是怀孕后,她单方面将她从物流检查室转移到前线,未经她自己同意,并要求从事胶水装配和装配工作的生产。由于不接受工作地点调整,该公司于9月18日禁止她进入公司,并以伪装方式解雇。

7月31日,麒麟电子回应消息称,由于该公司主要客户从中国撤出,2018年9月,该订单被完全终止,李萌最初工作的车间也被关闭。那时,她和其他人一起工作。四人被转移到另一个工作室,公司于9月10日接受了五人的采访。“每个人都同意。”麒麟电子说上述陈述已经证实材料,但案件仍然是二审,不能在此时此刻。

麒麟电子说,李萌拒绝上班,理由是车间有一股刺鼻的气味。此外,麒麟电子还表示,该公司在物流检查室没有任何职位。李梦劳动合同的职务描述是“经营者”。新车间之后,它仍然是一个运营商。没有转移。

对此,刘刚指出,他的妻子原本是在车间,只有李萌被转移到了前线。

7月30日,澎湃新闻试图联系在同一研讨会上与李萌合作的一些前同事,以核实上述情况,但未收到任何答复。

重点2:解雇程序是否合规?

2018年9月26日,李萌收到了麒麟电子发出的终止劳动合同的通知。在9月21日之前,由于她对公司的不满,她已向平度市劳动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

澎湃新闻注意到,除了旷工之外,解雇书还提到李梦和他的妻子“已经采取了一种有意义的方式让微信群体中的公司和公司经理受益,并且经常恶意报告不存在的问题。公司,这种行为严重干扰了正常的生产和经营。“

调解无效后,于2018年11月8日,平度市劳动仲裁委员会裁定麒麟电子的单方面解雇决定违反《劳动合同法》,理由是该公司未提供有效证据证明其单方面终止。在合同签订之前,工会已被告知取消的原因,并已寻求工会的意见。与此同时,该裁决驳回了李萌的其他仲裁请求,包括延续劳动合同。同年12月12日,李萌向平度法院提起劳诉纠纷诉讼。

麒麟电子告诉新闻,在第一次审判时,该公司已向法院提供相关证据,以确认其在解雇前已与工会进行了磋商。对此,刘刚质疑这些证书可能会在公司之后加入。

在2019年3月5日,平度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为麒麟电子与李萌的劳动合同完全合法,程序合法,并在法律上取消。

平度法院认为,在李萌连续完成7天的情况下,2018年9月25日,青岛麒麟电子有限公司向李萌发回了通知,但李萌没有回到岗位在通知要求的期限内。这种行为严重违反了雇主的规章制度。被告对根据劳动合同的规定和公司职工假的管理决定终止劳动合同有相应的依据,被告提交了内部解雇请求,并在起诉书。履行程序义务。

李萌拒绝接受对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上诉。

重点3:怀孕期间是否缺勤?

在7月19日的二审初审中,双方就李萌是否缺席进行了激烈辩论。

麒麟电子认为,李萌连续7天离职。根据公司的规定,他的行为被视为已完成,应自动处理。鉴于李萌的老员工,他被告知在两天内返回公司,据报他没有任何理由退休。收到退货通知后,李萌没有在规定的时间内向公司报到,所以他决定取消与李萌的劳务合同。

李萌说,她于2018年9月18日和2018年在公司工作。警卫没有放开门,并说他们也向警方报案。

麒麟电子表示,李梦的报警记录是“为了不上班而付钱”。麒麟电子表示,已确认李萌已经向警察局发出警报,但警察局当天没有报警,并且没有允许他进门的情况。

8月1日,该消息发送到泰山路派出所派出所核实9月18日的报警电话和其他相关情况后,布线警方表示当天确实收到此报警,并报警。

另外,李萌认为,公司的规章制度没有通知人,也没有组织员工学习,也没有她签署的学习记录,因此不能以规章制度为依据。处理案件。麒麟电子在新闻中说,相关的规章制度已在公告栏和公司的车间墙上公布。

重点4:工作环境对孕妇有害吗?

职位转移是否对李萌的身体有害也是二次关注的焦点问题之一。

李萌在二审的审判中表示,拒绝“调整岗位”是因为新工作有胶水,不利于胎儿的成长。

根据新闻测试报告,平度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和青岛顺昌检测评估有限公司分别于2017年8月10日和2018年9月18日对公司生产车间和公司进行了检查。检查和鉴定,结论是不超过企业的粉尘,噪音和化学成分引起的职业危害。

该消息指出,企业一审提交的评估文件显示,评估机构为青岛中旭检测公司,校长为麒麟电子。一审判决表明,麒麟电子发布了青岛中旭检验检测公司废弃物和噪声检测报告。

李萌指出,检验报告只表明有毒有害物质不超标,并不代表环境无毒无害。

澎湃新闻指出,根据《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禁止女工在工作场所从事铅及其化合物,汞及其化合物,苯,镉,锶,砷,氰化物,氮氧化物,一氧化碳,二硫化碳和氯在怀孕期间。己内酰胺,氯丁二烯,氯乙烯,环氧乙烷,苯胺和甲醛等有毒物质的操作超过了国家职业卫生标准。

重点5:解雇130,000封信件的索赔是否具有实质性影响?

澎湃新闻报道,麒麟电子向李萌发出的解雇合同通知表明,公司于2018年9月28日解雇了李萌,要求李萌确认并赔偿人民币经济损失。但是,此案件并未涉及劳动仲裁阶段和法庭听证会的内容。

麒麟电子总经理李伟告诉澎湃新闻,该通知的内容实际上是由公司向李萌夫妇解释的:其恶意虚假举报,诽谤,违反公司规定等,使公司声名鹊起。经济巨大的损失。李伟说,通知中明确提到他必须前来谈判“确认”,“但从开始到结束,我公司从未提倡过,也没有产生实质性影响。”

但是,在刘刚的看法中,企业提出的13万元索赔的索赔涉及确定解雇通知的索赔。 “首先要确认企业的合同取消是合法的。此声明有效。案件仍处于二审诉讼阶段。最后的结果。“

刘刚告诉新闻,他和他的妻子希望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并确认麒麟电子违反了劳动合同。麒麟电子要求维持一审判决并驳回李梦的上诉。

在7月30日的二审审判后,合议庭主持了双方的调解,双方均表示拒绝。

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李萌

麒麟电子

刘刚

平度法院

澎湃新闻

阅读()